董诗将纸条放在心口,一脸的幸福,正要起身才感到两腿之间和后庭传来一股疼痛

  • 时间:
  • 浏览:27
  • 来源:男人福利的app软件

  董诗将纸条放在心口,一脸的幸福,正要起身才感到两腿之间和后庭传来一股疼痛。轻轻的掀开淡黄色的被子,见到私处红肿一片,白色的药膏抹在其上一种清凉的感觉将火辣辣的疼痛压了下去,洁白的床单上布满昨夜疯狂的痕迹,看的佳人一阵脸红,忍痛将床单换下,并珍重的收了起来。这才靠在床边拿起电话给学校打电话称自己不舒服,需要请假一天,学校领导当然立刻批准,并说要派人前来探视,不过被董诗婉拒。

  不过当学生们听说董老师病了,都要去看望,不过被其他老师阻止,最后选派张少重和叶素蕊去探视。不过当叶素蕊听到董诗因为不舒服需要请假时,哪里还不清楚怎么回事,小手在张少重的腰间转了一圈,疼的张少重直咧嘴。“不是告诉你董老师是处子之身加上她还这么柔弱,怎么经的起你的疯狂蹂躏呢”叶素蕊埋怨道“你怎么知道她柔弱了,她疯起来连我都差点招架不住”张少重小声嘀咕道“怎么你还有理了”叶素蕊见张少重小声嘀咕就凤目一瞪问道张少重忙又赔礼又道歉的才将叶素蕊给哄好了。张少重心里暗道:“诗儿小宝贝,老公我可是为你受过啊”不过想到佳人的妙处,脸上不由浮上一种怪笑。被叶素蕊发现,两人又是一场口水之争。

  等到下午放学之后,张少重和叶素蕊作为全班同学推荐出来的代表来到董诗的宿舍,轻轻的打开门张少重和叶素蕊走进董诗的卧室,张少重见佳人蜷在床上嘴角含笑的睡着了。一截雪白的小腿从被角露出,张少重坐在床边拉了拉被子将腿盖上。不过也把董诗给惊醒了。董诗睁开眼睛发现张少重坐在自己身边,叶素蕊则促狭的看着自己,董诗忙要坐起身给叶素蕊行礼,不过却被叶素蕊一把给按回床上,并拉了拉被角将佳人起身时露出的滑若凝脂的酥胸给遮住,看到董诗胸脯上的指痕,叶素蕊狠狠的瞪了一边的张少重一眼。叶素蕊道:“你我以后就以姐妹相称,不用行礼的。”叶素蕊陪董诗说了会悄悄话,看了看时间已经呆了好一会,叶素蕊就起身道:“好了,我们也该走了,你好好的歇歇吧。”张少重给董诗一个笑脸道:“你就听素蕊的吧,有什么话以后再说,好好睡觉不许胡思乱想”董诗点了点头

  自从那天之后张少重和叶素蕊经常去董诗那里,董诗和叶素蕊也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姐妹,常常联合起来对付张少重。而张少重也十分喜欢这种一龙两凤的游戏,常常杀的二女大败而归,而张少重也可以尽情的发泄。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了,高一高二眨眼间过去了,两年间也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进入高三后同学们都突然间收敛了许多,教室少了许多喧哗多了些沙沙的写字声。虽然张少重和叶素蕊不为考试而发愁,但见大家都投入到学习当中也只好抱着书在教室做做样子。正好这两年开始出现了网络文学,各种租书店也出现了,每天不是拿一本借来的小说看,就是看叶素蕊和凌影在旁边摆弄些小玩意,这两年叶素蕊和凌影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姐妹除了一些不适合她知道的,叶素蕊把一切都告诉了凌影,当凌影知道二人离奇的身世时根本无法相信,不过在张少重抱着她来了一次腾云后简直把二人当神一般看待,令张叶二人苦笑不已,而且在得知张少重重生前和她已经是情侣关系时,小姑娘看张少重得眼神都变了,敬畏中夹杂着爱慕和憧憬。叶素蕊从心里喜欢凌影的机灵懂事,便特意传了一套女子修炼的功法给她,并不时的指点她,经过两年的精心调教,凌影已经是一个相当厉害的高手了,而且经过修炼大脑得到充分的开发,学习当然不在话下,在得到姨妈的同意和董诗的活动下,凌影在高二时来到了张少重和叶素蕊所在的学校,那时经过半年修炼,凌影的气质变得更为出众,小姑娘水灵的模样一到学校就赢得了全校男生的推崇,被称为是继董诗和叶素蕊之后的又一个美女。不过同样和张少重走的很近而使大家对张少重的羡慕加重了几分。

  在两年间凌影天天看张少重在上课时和叶素蕊在教室后面亲亲我我,张少重的手常常是放在叶素蕊的腿上间来回抚摩,而每当这时叶素蕊总会在周围布下幻景,使同学们无法察觉,任由张少重在其身体上来回把玩。甚至当两人情动时还当着凌影的面欢好。偶尔张少重也会在脸红的凌影身上轻薄一番,而每当此时无力反抗的凌影总会看见叶素蕊促狭的笑自己。渐渐的凌影见叶素蕊不反对甚至还鼓励自己和张少重亲近,于是凌影便渐渐的融入二人之间,三人常在一起亲热,虽然凌影的身体对张少重已经毫无秘密可言,可是张少重始终没有坏了她的清白,为此佳人郁闷了好久。不过在张少重解释是因为不想让姨妈看出两人之间的事,那样以后就算是想让家人接受自己于她的关系也好商量。其实张少重又何尝不想将那可以让自己垂涎已久的可爱玉穴占为己有呢,奈何怕将来无法向姨妈交代,虽然姨妈宠自己可是在这方面姨妈未必就会那么容易接受,自己也只好先慢慢的和凌影走近最起码要让姨妈有一个接受的过程。凌影在明白张少重的想法后也没有办法总不能自己把张少重给强奸了吧。

猜你喜欢

董诗将纸条放在心口,一脸的幸福,正要起身才感到两腿之间和后庭传来一股疼痛

董诗将纸条放在心口,一脸的幸福,正要起身才感到两腿之间和后庭传来一股疼痛。轻轻的掀开淡黄色的被子,见到私处红肿一片,白色的药膏抹在其上一种清凉的感觉将火辣辣的疼痛压了下去,洁白

2020-02-23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了,也没有什么有趣的事发生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了,也没有什么有趣的事发生,只是大家发现最近学校周围那些经常勒索学生的小混混不见了,令大家为此欢欣鼓舞了一把,作为当事人刘梁几人当然明白是怎么回事,同时

2020-02-23

西方梵帝冈教廷总部的议事大厅内,世界各区的执事、大主教聚集一堂

西方梵帝冈教廷总部的议事大厅内,世界各区的执事、大主教聚集一堂。如果让信徒们见到这么多的教廷高级人士聚于一处,那还不惊讶死。只听坐在大厅中央的教皇道:“想来大家都知道为什么将各

2020-02-23

今天是开学的日子,一大早张少重就收拾好东西,准备去学校

今天是开学的日子,一大早张少重就收拾好东西,准备去学校。自从给张少重办过周岁后,张迁和刘柳渐渐发现自己的身体变的与平时不同起来,平时干一天活回到家浑身的酸疼,一点力气都没有可是

2020-02-23

洛战衣从没见过如此奇异的雾,心神怔忡了下,珠玛却趁机钻进了茂密的林丛。

洛战衣从没见过如此奇异的雾,心神怔忡了下,珠玛却趁机钻进了茂密的林丛。感觉身侧一阵轻风掠过,珠玛抬箱的手突地一麻,手里已经空空如也,她抬头一看,镖箱却不知何时到了另一个人的脚下

2020-0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