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鸟翔难道和东河集团有关?他暗暗揣测着,

  • 时间:
  • 浏览:9
  • 来源:男人福利的app软件

  飞鸟翔难道和东河集团有关?他暗暗揣测着,就他所知,厉长东是个八十来岁的老人,虽然是东河集团目前的总裁,不过他的身体大不如前,前阵子还传出消息,听说他即將卸任,因此东河集团内部为了继承问题有不少纷争…

  “听起来似乎很有钱…”她楞楞地道。

  “的确很有钱,要开采矿脉不是简单的事,不论是否采到有价值的矿脉,只要一决定开挖就必须投下庞大的资金,因此一般企业玩不起这类生意。”他接着解释。

  “原来如此,可是你说东河集团他们每次都能挖到宝矿?”她睁大眼睛。

  “没错,几乎没失败过。”

  “听起来好像他们拥有什么闻得出哪里有好矿的超能力似的。”她脱口道。

  “的确是有人这么怀疑过,甚至有不少媒体想进一步采访他们,不过,这个几十年前就在国外深耕矿石产业的华裔家族很封闭,集团的运作也很神秘,基本上他们不算是一间企业公司,而是一个私人组织,所以一般外人很难窥视,就连与他们合作的对象也都先签订『缄口合约』,绝对不能向外人提及有关东河的一切…”他说着说着忽然想起了祥和会馆,在外人眼里,祥和会馆应该也一样神秘莫测吧!

  “咦?你知道的还真多哪!”飞鸟翔惊奇地看着他。

  林天纵从刚才就一直展现了她所不知道的另一面,神奇的枪法,超然的冷静,又对这么一个奇怪的集团如此了解…

  “你到底是什么人?”她眼中浮起狐疑和警戒,身子向后缩了缩。

  林天纵心头微凛,倏地醒悟自己说太多了。

  他并不太希望她知道他的身分,从小到大,他总是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是“木麒麟”,周围的人也都以“木麒麟”来看待他,在这个头衔之下,“林天纵”三个字反而变得渺小,所以他才会对“木麒麟”感到厌恶。

  可是飞鸟翔并不认识他,即使她也被他的外表干扰,但她却能率真自然地和他相处,在她面前,他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平凡人,不必去在意别人的眼光,不需时时提醒自己的责任,可以轻松地和她胡闹,可以对她任性,这种感觉轻松又有趣,他实在不愿破坏他们之间这份难得的互动。

  “我只是个有钱少爷,因为家里经商,所以偶尔会听到一些商场的事。”他随口解释。

  “有钱少爷的枪法会这么准?”她还是有点疑惑,就算外行,她也看得出他的枪法有多厉害。

  “兴趣嘛!因为不想在打架时碰到对方的身体,弄脏我的手,所以我就练枪。”他说的是实话,从小他就对各种防身格斗技术训练很反感,主要的原因是所有的格斗都得与他人有肢体接触,不但麻烦又恶心,和他有同样怪癖的父亲林剑希很了解他的心情,因此很早就教他射击,父子俩经常互相较量,长久下来,他的枪法已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堪称百步穿杨,在祥和会馆里已属一等一的神枪手。

  “这样啊,也就是说,你也只有枪法厉害而已吗?”她楞楞地点点头。

  “是啊。”

  “要是没有枪,那你不就无法自保了?”她推测地问。

  “或许吧…”他不置可否,目光移向窗外,突然神色一凛,警告道:“与其浪费时间研究我,不如多思考一下你的事吧!”

  “嗄?”她楞了楞,随着他的目光望去,赫然看见不远处窜起一片火光,而那个方向,正是她那间小屋…

  “不会吧?”她惊骇地脸色大变。

  “看来你的敌人非置你于死地不可。”他说着指示计程车司机驶向火灾现场。

  车子尚未停稳,飞鸟翔冲下车,疯了似地奔向她着火的住处,大声狂喊:“大黑!花花!”

  一道黑色的影子向她扑来,她转头一看,只见毛皮被烧得有些焦黑的大黑依在她脚边低鸣。

  “大黑!”她蹲下身抱住大黑,惊急地问道:“花花呢?大黑,花花呢?”

猜你喜欢

董诗将纸条放在心口,一脸的幸福,正要起身才感到两腿之间和后庭传来一股疼痛

董诗将纸条放在心口,一脸的幸福,正要起身才感到两腿之间和后庭传来一股疼痛。轻轻的掀开淡黄色的被子,见到私处红肿一片,白色的药膏抹在其上一种清凉的感觉将火辣辣的疼痛压了下去,洁白

2020-02-23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了,也没有什么有趣的事发生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了,也没有什么有趣的事发生,只是大家发现最近学校周围那些经常勒索学生的小混混不见了,令大家为此欢欣鼓舞了一把,作为当事人刘梁几人当然明白是怎么回事,同时

2020-02-23

西方梵帝冈教廷总部的议事大厅内,世界各区的执事、大主教聚集一堂

西方梵帝冈教廷总部的议事大厅内,世界各区的执事、大主教聚集一堂。如果让信徒们见到这么多的教廷高级人士聚于一处,那还不惊讶死。只听坐在大厅中央的教皇道:“想来大家都知道为什么将各

2020-02-23

今天是开学的日子,一大早张少重就收拾好东西,准备去学校

今天是开学的日子,一大早张少重就收拾好东西,准备去学校。自从给张少重办过周岁后,张迁和刘柳渐渐发现自己的身体变的与平时不同起来,平时干一天活回到家浑身的酸疼,一点力气都没有可是

2020-02-23

洛战衣从没见过如此奇异的雾,心神怔忡了下,珠玛却趁机钻进了茂密的林丛。

洛战衣从没见过如此奇异的雾,心神怔忡了下,珠玛却趁机钻进了茂密的林丛。感觉身侧一阵轻风掠过,珠玛抬箱的手突地一麻,手里已经空空如也,她抬头一看,镖箱却不知何时到了另一个人的脚下

2020-02-23